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武侠 > 龙族3·黑月之潮(上) > 第十四章 王的血祭

龙族3·黑月之潮(上) 第十四章 王的血祭

作者:江南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10-24 21:16:24 来源:本站

进度条闪着刺眼的红光,正从屏幕左侧高速地向着右侧推进,胚胎孵化率瞬间突破了60%。诺玛抢修的初步结果是,监视海底的声呐重新和本部建立了联系,但数据一过来孵化率就开始飙升。

“不可能!比格陵兰的孵化更快!快十倍!龙类出现了!回收安全索!回收安全索!”明知道通讯中断,施耐德还是下意识地对远在地球另一侧的源稚生喊话。

十一年前的恐怖记忆再一次笼罩了他。就像是宿命一样,无论他作了多么充分的准备,龙的阴影还是缠上了他。无人应答,孵化率突破90%,心跳频率加速到每秒钟400次,中央控制室里充斥着狂躁的心跳声。古龙胚胎随时都能突破束缚,偏偏在这个时候无法连接辉月姬系统,施耐德只能眼睁睁看着孵化率跳跃着上升,98%……99%……100%。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它完成孵化了!再也没人能阻挡它!”施耐德轻声说。

多年来格陵兰冰海事件一直是他的噩梦,现在噩梦又一次变成了现实。门开了,胚胎孵化,人类在深海中和未知的生物对峙,无从挣扎,只能等待被捕食。

“不,它还在继续!”曼施坦因说。

大屏幕显示胚胎孵化率还在上升,120%……150%……190%……240%……

“这是怎么回事?胚胎孵化率怎么可能超过100%?”

施耐德冷汗如潮涌:“如果那里不止一个活的东西,心跳信号叠加在一起,孵化率的上限就会提升。这是计算方法的瑕疵,如果有100个龙类同时苏醒,上限就是10000%!”

这时胚胎孵化率的读数已经冲破了8400%。

熔岩河上卷起了层层叠叠的海浪,这些黏【文、】稠的岩石溶液流动极【人、】其缓慢,十几米高【书、】的浪花在水中能够定【屋、】型十几秒钟,然后浪花的形状才坍塌,数以百吨计的岩浆重新拍打在岩浆河上。熔岩的光亮因此大盛,照亮了废墟的每个角落。随着废墟的摇晃,数以百万计的肺螺脱落,伴随着黏稠的血丝。暴露出来的并非恺撒小组想象的巨舰,而是难以描述的异形物体,它足有百米长,半截插入海床,半截被肺螺层层包裹,暴露在地面上的一半是午餐肉一样的颜色,密布着类似肌腱和筋膜的结构,还轻微地蠕动,肺螺们就是用口器咬进这个巨物的身体里,不断地进食、不断地交配繁殖。它的表面裂开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还能看见残存的肺螺紧紧地吸在伤口深处。

“妈妈妈妈妈妈……”路明非说,“妈的!”

“难道是胚胎?”恺撒也惊呆了。要是胚胎的长度就过百米,这条古龙成年之后岂不是有几公里长?暴雨般坠落的肺螺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看不太清楚。

“不,”楚子航低声说,“是列宁号,你们仔细看海床,能看出它从高处坠落的痕迹。”

以那东西为圆心,建筑物一圈圈反向坍塌,说明它确实是以惊人的速度和自重坠落在海床上,引发了冲击波。它暴露在外的部分有80米长,宽度大约25米,隐约是破冰船的船形。只是它的外观彻底改变了,任何人第一眼看到这东西都会误以为它是个巨型生物而不是沉船。

“这东西还在动!跟胚胎有什么区别?破冰船怀孕了么?”路明非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

“沉船被胚胎占据了,胚胎把钢铁转化为它的一部分了!”楚子航说,“仔细看!没有被肉质覆盖的部分,钢铁中能看到血管的痕迹!”

“我靠古龙能有这种功能么?它是要把破冰船吃下去进化成破冰船兽么?”路明非说。

“不,我想那胚胎其实已经死了。”恺撒低声说。

“它分明还在动还在动!它的血管在跳动!幼龙一定在船舱里啊老大!”

“它还有生命力,但它已经不可能孵化了。有人杀了它,用它作为祭品。”恺撒说,“你们看下面。”

"路明非和楚子航从下方的观察口看出去,在肺螺堆积的地方,列宁号生出粗大的血脉贯入海床,血液从列宁号流向整座城市,似乎是滋养这座死城的泉水。随着震动的加剧,海床正在开裂,黑色的缝隙中都是黏稠的黑色血浆。炼金术方面他们三个都只是入门级别,但谁都看得出这是类似黑魔法祭祀的血腥炼金术,列宁号中流出的龙血灌溉着这座古城,这座摇晃的古城似乎正在苏醒!他们的敌人不是胚胎,而是这座死去了很多年的高天原,神话说这里曾居住着神族,而昔日的神们即将醒来。

什么东西需要用一条古龙的血去祭祀?龙血哺育出的是什么魔鬼?

“真悲哀啊,高高在上的王,在更强大的王面前终究也只是血腥的祭品。”酒德麻衣站在迪里雅斯特号的顶部,无声地叹息。

她释放了冥照,离开迪里雅斯特号,游向列宁号的残骸。此刻这艘被肉质包裹的巨舰正在枯萎,不知名的力量正吸干它的血液,这座城市正在醒来,它疯狂地吸吮着极品的汁液。血管干瘪下去,肉质的表面开裂,黏稠如糖浆的血在海水中下坠,猩红的血丝黏附在迪里雅斯特号的外壳上。迪里雅斯特号距离列宁号的残骸只有不到200米,酒德麻衣游动的速度堪比一尾旗鱼,她到达了列宁号的侧面,贴着船身上浮,所有舷窗中都伸出肉红色的触手,就像是人的手臂被砍断之后伤口生出的肉芽那样丑陋。恺撒没有猜错,这条龙在胚胎阶段就被剥夺了脑部,现在它只是一个流着龙血的祭品,因为血统的缘故它不会彻底死去,只会不断地生长,不断地给这座城市输血,肺螺们也品尝它的血液而成为龙族亚种,海生动物又因为使用肺螺而进化,而曾经高高在上的龙族王者现在的地位不过是提供营养的胎盘而已。

酒德麻衣从一个舷窗中伸手刺入,如同刺穿败革。她切断了一根肉芽,从舷窗中潜入列宁号。

源稚生登上须弥座的最高处,四面八方的探照灯打在他身上,风组的直升机群、火组的水警船群、林组的渔船群都围绕着山组所在的这座浮动平台。直升机拉开了舱门,船头站满了黑衣的年轻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源稚生,成千上万的雨滴反着光,黑色的长风衣舞动,源稚生仿佛站在光雨中。

“诸君!”他四下环顾。声音在海面上远远地传播出去,六座浮动平台都在播放他说的话。

“拜托了!”他深深地鞠躬。

他本该说出激荡人心的誓师辞,但他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这一切都太沉重了,几乎要压垮他。蛇岐八家的历史,埋葬神的海底城市,消灭猛鬼众的雄心,终结暴力的理想,此时此刻全都扛在他一个人的肩上,但他这只负重的平塔岛象龟已经很累很累了。雄心壮志、热血,或者对权力的追求都不是他这么做的原因,他背着这个沉重的大山往前爬,只是因为他是只负重的象龟。象龟就是这样,只知道爬,却无法翻身卸下背上的负重。

今夜注定是流血之夜,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就让它开始吧,腥风血雨将从这里刮向日本海岸。

“哈伊!”数千人一齐鞠躬。

船上的伪装都被揭去,三联速射炮、大口径对舰用机枪和鱼雷发射管都暴露出来,渔船群以螺旋形布下深水炸弹,这些炸弹会自动悬浮在水深100米的海域,形成完备的防御网。它们最初设计的目的是用来埋伏小型潜艇,但现在它们会被用来拦截更危险的东西。蛇岐八家旗下的重工企业原本就是承接着日本自卫队的先进武器设计和制造,如果不怕法律制裁,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武装起一支军队。这些武器装填了特制的弹药,子弹和炮弹的弹头中是液态汞,击中目标之后会释放出大量的汞蒸气,鱼雷弹头上绘制着复杂纹路,这些炼金弹头爆炸时会释放出足以切开龙类身体的碎片。源稚生自己则扛起重型狙击步枪,虽然相比直升机和船上的装备,这支狙击步枪的杀伤力不算什么,但既然是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的战争,那么他不愿意躲在须弥座的深处。

樱走到源稚生背后:“极渊中发生3.2级轻微地震,神葬所正在苏醒。”

“祖先们果真没有彻底死去啊。”源稚生轻声说,“这些年他们无时无刻不想逃离禁地重新回到人世间吧?”

“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樱说,“我们已经作了完全的准备,我们还有绘梨衣小姐。”

“从神葬所上浮到海面还有一些时间,你去休息一下吧。我继续跟下潜小组通话。”

“诺玛系统不断地唿叫辉月姬系统,辉月姬正用各种方法伪装在检修中,短时间内施耐德没法确定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他总会反应过来。”

“已经不重要了,今夜过后,蛇岐八家和秘党的联盟就结束了。一个小时之内阻止他和迪里雅斯特号建立联系就好了。”

“明白。”

“樱,你还记得樱井明么?”源稚生转过身来。

樱有些错愕,但很快就恢复了冷漠,微微点头:“记得。”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是自己动手抹杀他,而是命令你去做,你能坦然地切开他的脖子么?”源稚生点上一根柔和七星,“利用他对你的信任杀死他,做得到么?”

“做得到。”樱轻声说。

“怎么做到的呢?”

因为相信您。无论武士还是忍者,如果失去了可以信赖的人和理由,道也就不复存在。“樱说,”相信您,这是我的原则。"

源稚生沉默了很久:“谢谢你樱,你有时候真是太聪明了。”他伸手摸了摸樱的头,转身沿着须弥座顶部的栏杆漫步,眺望着波涛起伏的海面。

“情况太复杂了!这事情我们搞不定,还是让执行部派更有经验的人来吧!”路明非大声说,“废墟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数量有多少,我们都不清楚。我们手里现在就一枚硫磺炸弹算个武器,搞屁啊!往哪儿打我都不知道。”

“见鬼!硫磺炸弹确实对付不了那么多目标!”恺撒看着声呐上密密麻麻的红点。

“在这种情况下硫磺炸弹已经没用了,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引爆核动力舱。”源稚生说,“家族通过越洋电话和施耐德教授研究解决尸守的方案,目前唯有核爆才能清除所有目标。”

说得那么轻松!核爆?这方案真的是执行部制订的而不是装备部制订的么?核爆的话我们怎么办?"恺撒吃了一惊。

“你们有时间撤离。时间有限,听我说,核动力舱在常规状态下是不会爆炸的,要引爆它的话,必须让中子密度超过阈值,换句话说,就是让核动力舱过热。”源稚生说,“你们激活核动力舱,令它过热之后立刻上浮,我会用安全索把你们钓出水面,上浮的过程我们可以缩短到半个小时。当核动力舱爆炸的时候,你们离爆炸中心已经有四公里远,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有很大的生还机会。”

“不是说核动力舱爆炸会掀起海啸和海底地震么?”路明非说,“都海啸了还有什么生还机会?连油轮都能被海啸卷进海底,深潜器这种小东西怎么逃得掉?”

“没有那么夸张,那只是一个小型的核动力舱,它在海底爆炸的冲击波甚至无法到达海面!”源稚生说,“快!按照我说的做,核动力舱的控制电路可以充当引爆电路,你们所要做的只是激活它,然后把它从上方投下去!你们只有冒这个险,让尸守群冲出地面就来不及了,它们的速度会远比深潜器快!”

“尸守?尸守是什么东西?”路明非问。

“传说中的东西。龙类的尸体死后很多年都不会腐化,龙族用炼金术炮制同类的尸骸,用它们充当城市的守卫者。这是禁忌的技术,直到古埃及的时候人类还试图重新用这种技术炮制法老和贵族的尸体,试图令他们不朽,但他们只是能够保存尸体,却未能保存神经和肌肉的活性,所以他们无法制造出真正的行尸。”恺撒说,“如果这是龙族的城市,那地基中间一定垂直地埋葬着尸守。胚胎的血让它们苏醒了,该死!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列宁号带着胚胎冲入这片废墟就是要激活这个古城!”

“妈的妈的妈的!”路明非目瞪口呆,“这情节已经开始神开始自行发展了啊!我本来以为我们只是要出演探险剧,后来发现是科幻剧,现在已经进入僵尸片的领域了!可有没有考虑一下主角的感受啊!如果早知道是僵尸片就不该驾驶什么深潜器来,就算不给我们配备EVA,好歹也加装鱼雷和机枪啊!”

“能供你吐槽的时间不多。”源君说得对,如果不解决掉尸守的话,我们也没有什么机会逃离,目标太多的话硫磺炸弹显然是没用的,威力足够的只有核动力舱。"

“如果施耐德教授也是这个意思的话,我们没什么选择,”恺撒说,“楚子航,你负责激活核动力舱,我驾驶深潜器,我们在列宁号的上方把核动力舱投下去,然后立刻上浮!”

“那我呢?我做什么?”路明非问。

“没什么事情需要你做,录一段音频吧,如果我或者楚子航操作失误,让源君把音频当作遗书。”恺撒的双手高速地在仪表台上跳跃。

按照源稚生的计划,是用安全索把深潜器强行吊出水面,上浮八公里却只用半个小时,而按照正常的流程上浮,他们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上浮速度增加三倍,压力变化也就快了三倍,这对深潜器的外壳和管道阀门是巨大的考验,恺撒正调试这台传奇的设备,以确保它的所有系统以最好的状态运转。楚子航已经接入了核动力舱的电控系统,他命令核动力舱从反应炉中抽回全部镉棒,没有了吸收中子的镉棒,反应炉中的中子密度直线上升。电路系统立刻报警,这不是核动力舱的正常运转模式,但楚子航要的就是它过热。

“恺撒,密码!给我密码!”楚子航大声说。

“用不着密码!密码是用来启用强动力源的,你现在是暴力破解核动力舱的安全保护,暴力破解要什么密码?”恺撒说,“而且我刚才输了好几遍都没输对,现在我也没把握猜出正确的密码。”

密码不是你自己设置的么?你怎么会忘记?"

“设置密码是在那个喝了酒的晚上,我当时记得我把诺诺的生日设成了密码,但现在怎么输都不对,无论是年月日的排序还是日月年的排序都不对。”

“这种密码也太好猜了吧?”

“强动力源的密码原本就是个确认步骤而已,谁会偷偷潜入迪里雅斯特号玩强动力源?蛇岐八家有几十个人昼夜不停地守着它。”

“成功了!我跳过了密码步骤,核动力舱正在过热,随时可以投掷。”楚子航把镉棒的状态设置为锁死。

“好极了好极了!现在准备起航!”恺撒把弱动力源的输出阀门推到最大,锂电池组以最大功率向螺旋桨提供能量,所有的气密舱都排出海水。深潜器开始上升,海底的潜流已经很混乱了,恺撒竭力稳定住这台机器,它向着四面八方喷射空气来稳定自身,管道中气体高速流动吹出风笛般的声音。路明非和楚子航用安全带把自己死死地扣在座椅上。

“诺诺,这是我的第一版遗书,很大的可能它会在半个小时之后被删除,但如果你听到这段录音,那说明这份遗书不幸地生效了。”恺撒的声音低沉。

路明非一愣,忽然明白恺撒正通过通讯频道录制遗书。

"虽然求婚了,却始终没有带你回家见过我的家人,也许会给你留下诚意不够的感觉。但我的家人都是一帮混账,如果可能我希望你一辈子别见他们。我听说你的家人也都是混账,所以我也没有要求去见他们。但如果你愿意让我跟他们碰面,我心里其实是非常愿意的。我考虑过要表现得像一个中国式的女婿一样,跟他们讨论一下中国文化什么的,我也可以穿着唐装提着火腿、鸡蛋和各种食材当礼物,虽然说真的那在我看来要多蠢有多蠢。

“说真的我有点婚前恐惧症。我的同学都说女人结婚了就变了,只需要经过一场婚礼她们就会一夜之间从萝莉变成大妈。但是在我心里你天生就是个御姐,从未萝莉过,所以也许不会变成大妈。不过我还是有些恐惧。我得说实话,你不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孩,在这一点上我没有说真话。我前一个爱过的女孩是在高中时代,现在是英国王室第三顺位继承人的未婚妻,她没有一点能比得上你,但我得说我觉得不安就是因为她。我开始对她觉得厌倦是因为我有一天忽然发现我彻底地了解了她,跟她吃饭的时候我盯着她的嘴猜测她接下来会说的话,每句话我都猜中了。我知道了她对珠宝的品位,也了解了她心目中的上流社会,我和她一起站在牛津满是餐馆的小街上,我能猜出她会选择哪家卖淡啤酒和安格斯牛肉汉堡的店,我甚至知道她跟我吃饭的时候起身说要去洗手间十有**是打电话催管家汇款,她总是把账上的钱花得分文不剩。”

迪里雅斯特号在潜流中挣扎,螺旋桨发出卡住的嗒嗒声,但路明非的注意力都在恺撒口述的遗书上。

"其实你也总会把账上的钱花得一分不剩,但我却从没有因此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我期待你来问我借钱或者干脆搬到我租的公寓去,可你从来不问我,你宁愿只吃汤罐头支撑到下个月家里给你汇款。你做的一切事情在我看来都有意思,我跟你一起在街头,猜你会选哪家餐馆,可我从来猜不中,越猜不中我越想猜。你是我这一生想挑战的最高成就,因为我从来没有了解你的全部,你是个巫女,你有无数种可能。我其实是恐惧我们结婚之后你对我而言就再也没有秘密了,我会像了解那个女孩一样了解你,不知什么时候就厌倦了。

"为了克服恐惧我想了很多的办法,甚至打电话给我的心理医生。但心理医生说他作为一个结婚多年的老男人,经验就是无论如何你总有一天会厌倦自己的妻子,你跟不跟她离婚只取决于你的耐性而不是爱情。但我不想厌倦你,我遇到你的时候你美好得就像光,如果你因为跟我在一起而暗淡,这是对光的侮辱。虽然这么恐惧但我还是在筹办我们的婚礼,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因为最近一直联系不上你。我希望你在知道我的恐惧和犹豫之后依然愿意跟我一起说‘Ido’,然后走遍世界去举行我们那个长达一年的婚礼。可是如果你在我面前,我又无法对你说这些,而如果你听到了这段录音我又已经死了。所以这是个悖论。

“我知道你们中国人有冥婚的习俗,但我不希望你搞这种可笑的事,当然我清楚你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你才会是我喜欢的女孩。但我已经付了钱预订了婚礼服务,我觉得你也可以别浪费它,请代替我环游世界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带一件红色的男式唐装,在你在斐济的小岛上看落日的时候把它晒在旁边的晾衣绳上看着它在空中飞舞,想象我和你一起在那里看落日。如果世界上真有灵魂什么的,那时的我就会克服恐惧满心欢喜,因为我把最好的时间留在了你的记忆里,而我永远不可能厌倦你。爱你的恺撒-加图索,于日本海沟深处。”

迪里雅斯特号终于挣脱了潜流,它进入了上升水流,如同一只振作起来的飞鸟扶摇而上。

“我听说你私下里写过一本书还上了《扭约时报》的畅销书榜?”楚子航淡淡地说。

“《DragonRaja》,现在还排在第三名,我计划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后推出系列的第三本。我是说如果我活下来的话。”恺撒说,“你们能不能别无聊到偷听别人的遗书。”

“我知道这不太礼貌,但你的文笔确实很好,虽然你的中文用词有时候不准。”

“要追中国女孩不努力学习中文怎么行?楚子航你不想也录段录音么?或者你们中国人觉得留遗书是不吉利的事?”

“我已经录了,没在公共频道里,所以你们没听到。”楚子航说,“很短,可以回放给你们听。”

他按下回放键:“爸爸,当你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请勿追查我的死因,因为不会有结果也不重要,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没有任何人逼迫我。请照顾好妈妈,不要让她太难过。我知道妈妈和你有过协议为了我不生孩子,但以你们的年纪生育应该不成问题,生个孩子会让她和你都更开心。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我知道你为我骄傲。”

“你的遗书居然是留给继父而不是你妈妈?”恺撒说。

“其实没什么想跟妈妈说的,她没有血统,不会明白我们做的这些事。说些煽情的话只会让她反反复复地听来难过而已。”楚子航说,

“我继父是个很理性的人,他会想办法劝说妈妈再生个孩子。那样他们都不会寂寞了。”

“想到有人会取代自己的位置,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自己不会难过么?”路明非觉得有点心酸。

“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也没什么好难过的。”楚子航淡淡地说,“路明非你要不要录音?”

“想过要录,可是没想明白要录给谁听。”路明非抓抓脑袋。

源稚生叼着烟卷靠在栏杆上,默默地听着海底深处的对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