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御书吧 > 武侠 > 英雄志 > 第十章 吾皇万岁万万岁(中)

英雄志 第十章 吾皇万岁万万岁(中)

作者:孙晓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10-24 21:25:01 来源:本站

杨绍奇笑道:「咱们这姓杨的啊,名字上带了个木字边儿,皇上一见就上火,找家兄说去,何如在红螺寺里打地铺了?」顾倩兮微微一笑,望向了艳婷,道:「妹子,有劳你了。」

别人求爷爷告奶奶不管用,顾倩兮开口来求艳婷,却似一帖万灵丹,果听这都督夫人换上了笑脸:「这事不要姊姊说,我也会做的,只是急急绍奇罢了。」跟着又挽了顾倩兮的手臂,笑道:「可还有一件事,你今晚得请我喝茶。」

众官妇又笑了起来:「哎哟,喝茶不找咱们?大家一块儿去吧……」一时唧唧聒聒、嗯嗯啊啊、哼哼哈哈,自又在那儿东家逛西家、王家战李家,东南西北,废话连篇,阿秀正感昏昏欲睡间,忽听华妹道:「阿秀!你看这个神,好奇怪呀!」

听得有好事来了,阿秀仰头来看,眼前却是一片佛晕大光明,环绕一位神只,看他三头六臂,第一双手为掌,第二双手持拿日月,最后一双手则挺持刀剑。

眼看这神明法相特异,阿秀不由也咦了一声:「唉,这神是新来的,以前没见过。」华妹也道:「是啊,这神模样好怪,可是刚成佛的么?」便回头问了:「娘,这是什么神啊?为何有那么多双手?」艳婷笑道:「真是,华妹不是随杨伯母学画图么?该问你师父才是。」

众人望向了顾倩兮,却见她摇头道:「这可考倒我了,我少读佛经,不解释门之事。」众官妇笑道:「大才女客气了,你不都读破万卷书了?怎么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啊?那可真稀奇了。」

听得官妇们意在讽刺,阿秀怒道:「谁说我娘不知道?这连我都知道的事!她只是不想卖弄罢了!」众官妇笑道:「怎么,那照杨少爷说,这位是何方神圣?」

阿秀观察半晌,心里早有定见,立时道:「这是欢喜羊神!」众官妇心下一奇:「真的吗?为何叫欢喜羊神?」众官妇信以为真,杨绍奇却深暗此子性情,忙道:「他随口编的,别听他的。」

阿秀怒道:「我哪里编了?真是这名字哪,不信大家看。」当下两手舞动,唱道:「三三六只手,左摸摸、右偷偷,顺手牵羊真欢喜……」也是怕大家看得无聊,便望叔叔裤带使劲猛拉,瞧瞧是否牢靠。

眼见众官妇满面好奇,无不伸长了脖子,杨绍奇心下大惊,作势欲打,阿秀则是嘻笑奔跑,却又让顾倩兮拎了回来,叹道:「阿秀,别玩疯了。」

阿秀哼道:「谁玩了,明明是欢喜羊神啊,还不信哪……」正要再加编造,忽听一声佛号:「阿弥陀佛,神明之前,莫可亵渎。此神居于须弥山下摩婆帝宫,世称修罗之王。它曾与帝释天长年交战,又名非天。」众人转头去看,却见走廊里来了一名老僧,面相慈和肃穆,艳婷微微一笑,便拿着华妹的手,合十道:「弟子艳婷,并同女儿崇华,拜见达摩院首座灵音大师。」

那老僧忙道:「岂敢、岂敢。伍夫人却是多礼了。」说话之间,又见了杨太君、顾倩兮等人,赶忙见礼道:「小僧灵音,拜见太夫人、夫人、杨郎中。」

两边合十为礼,众官妇有的认得灵音、有的不识,一时便围拢议论:「啊,这位大师傅就是杨大人的师兄?」、「人家是少林神僧,武功很高的!」、「是吗?大师你好瘦啊!」

场面热闹起来了,灵音乃是得道高僧,猛一下陷到了女人堆里,不免有些进退不得,正要一一回话,忽听一旁传来咻咻哮喘,转头去看,惊见杨太君面色惨白,鼻孔弛张,好似身染重病。灵音啊了一声:「太君不舒坦么?」举手过来,便要替她诊脉。

眼看又来了个送死的,巩志便行了上来,自朝灵音耳边说了几句话,想来这两人非但相识,只怕交情还不浅,这便让灵音省了一场尴尬。

看这杨老太太平时不出门,一年只露面一两回,以灵音与杨肃观的交情,居然也不知她这些僻性,无怪艳婷会栽了个觔斗。眼看灵音还在低头念佛,一名官妇笑道:「大师这回上山,定也是替徐王的儿子打天下吧?」灵音合十道:「阿弥陀佛,化外之人,岂敢过问庙堂之事?」

话一说到立储案上,场面便又热闹了,听得一名妇女笑道:「哪儿的话,听说徐王世子武功练得高强哪,今晚御前比武,定是要力压群雄了。」又一人道:「不对啊,我方才见了载儆,怎么头上绑着绷带……」另一人道:「对对对……听淑宁私底下说,载儆像是让人打伤了。」众人齐声惊道:「什么?载儆让谁打伤了?谁这么大胆?」

大胆的就在旁边,阿秀心下惴惴,忽然屁股挨了一记打,杨绍奇附耳道:「一会儿少提这事,要是万岁爷问罪,自有你爹替你扛。」阿秀内心不安:「可是……可是……」说话间,顾倩兮已伸手过来,把阿秀安到了自己身旁。

艳婷向来耳尖,一听众人说话,早已留上了神,再看阿秀神气古怪,便挽住了顾倩兮,笑道:「姊姊怎么了?愁眉苦脸的?」顾倩兮摇了摇头:「没事,阿秀,去扶着奶奶。」

天下最厉害的探子,便是这帮官家妇人,日常捕风捉影、加油添醋,一只耗子从房门奔过,也能看出里头有几个男女偷情,此时顾倩兮如何能漏口风?便只陪在太君身旁,满场唧唧呱呱间,众女边走边说,热闹非凡,忽听华妹笑道:「大师傅,这位又是什么神啊?」

众官妇抬头去看,但见面前滚动条绘了一名挺拔男子,脚踩云朵,背有七个龙头,左掌叉腰,右手持剑当胸,光明伟大,极见神圣之象。一时纷纷赞叹:「好威武啊,倒像是伍大都督一样。」华妹欢喜道:「是啊!这神真的好像我爹哪!」

阿秀嗯嗯颔首:「是啊,可惜脸蛋画得不够方,不然就更像了。」华妹恼瞪一眼:「你说什么?」正要找他算帐,却听灵音道:「阿弥陀佛,这位神明便是难陀龙王,是为守护世尊的八大龙王之一。增一阿含经有载,此龙可吐清净之水,又称『欢喜龙王』。」

众官妇细望龙王的面貌,但见眉目深锁,极见悲苦,不由笑道:「他看来不甚开心哪,怎能叫欢喜龙王呢?」灵音忙道:「夫人们误会了。龙王之所以称为『欢喜龙王』,并非因自身纵欲而喜,而是为了顺应众生,调节风雨,这才深得世人欢喜,故而得此真名。」

众官妇笑道:「这可怪了,大家都喜欢他,那他又为何愁眉苦脸的?」灵音咳嗽一声,正要解说,却听一人道:「这是因为他深明世人难以讨好,故而心生茫然、这才面露痛苦之状。」众妇女回头去看,无不啊了一声,阿秀也是心下一凛,暗道:「是崇卿哥哥!」

背后来了一名青年,黑衣红带,身长九尺以上,目光恁煞凛然。他来到艳婷面前,抖开黑袍,下拜道:「孩儿拜见母亲。」又朝杨太君、顾倩兮、灵音等人一一叩首,执礼甚恭。

伍崇卿总算现身了,只是看他对长辈们必恭必敬,倒与平日的叛逆模样大不相同。阿秀瞧着瞧,便又左顾右盼,心头怦怦直跳,等着半空飞来一只铁脚,将他一把抓走。

正期待间,崇卿哥哥却已见到了叔叔,只见他头低低的,装得不认识,向旁绕了开,叔叔却报以一笑:「老弟,好久不见啦。」伸手出来,便朝崇卿的臂膀拍了拍,示意亲热。

手掌轻拍,伍崇卿突然脸色大变,脚下发力,立时向旁纵开一大步,也是避得急了,眼看便要朝官妇们撞去,便让灵音伸手抱住了。一股紫电传来,灵音不由「嘿」地一声,下盘摇晃,居然一齐摔倒了。

阿秀大感惊奇,看崇卿哥哥天不怕、地不怕,岂料走路还会摔跤?华妹惊道:「哥哥,你怎么啦?」正要上前搀扶,崇卿脚下发力,已然翻身跳起,便又伸手去拉灵音,这老僧也不卖弄功夫,便老老实实让他扶起,合十叹道:「阿弥陀佛。英雄出少年,伍施主好深的功夫。」

听得灵音夸赞,众官妇哪会错过机会?便又笑了起来:「还不是娘亲调教得好?你们这一家啊,真是羡煞人啦!」阿秀一旁瞧着,心中便想:「好怪啊,崇卿哥哥昨晚不是和叔叔碰了面,怎么叔叔说很久没见他了?干啥说谎啊?」眼珠儿一转,突又想到「卢云」二字,一时心下骇然,什么都想起来了:「对啊!昨晚叔叔要崇卿哥哥别去找那『卢云』,还有、还有,伍伯母也说要找一个卖面的,也说是姓卢!这……怎么大家都认得这个三眼大叔哪!」

越想越是惊疑,忙来到娘亲身边,拉了她的衣袖,抬头道:「娘!你认不认得一个三眼大叔……」顾倩兮俯身微笑:「什么叔?」阿秀提起脚跟,正想说「卢云」二字,却听背后传来大声说话:「崇卿!」

阿秀回头张望,却原来是艳婷在骂人了:「你昨晚上哪去了?怎么一晚没回家?」伍崇卿咳嗽一声:「孩儿昨夜有事,睡在朋友家里……」还待解释几句,猛听华妹惊道:「哥!你……你的脖子……」话声才出,众官妇也都惊呼出声:「这……这伤口好深啊!」

阿秀咦了一声,真见伍崇卿的颈子上有道狰狞伤口,让人用针线缝了起来,黏红肿胀,望来很是可怖。艳婷恼道:「又打架了?」伍崇卿道:「不是打架,这是走路摔伤的。」

艳婷也是习武之人,如何能信这鬼话?正要疾言厉色来骂,一名官妇挽住她的臂膀,低声劝道:「妹子别生气啦,这儿都是外人,你当众骂着孩子,不都让人听去了……」艳婷横了她一眼,大声道:「怎么?我管着我家孩子,还得先问你的意思?」把手一挣,甩脱那妇人。

那官妇啊了一声,这才晓得自己开罪了人,其余官妇都是识相的,便从她身边穿了过去,人人嘴上挂着笑,却无人再正视她一眼。

阿秀看出兴趣了,正要仔细观察,却也让娘亲拉住了手,道:「走,到前头去。」阿秀让娘拖着走了,心中却想:「怪了,铁脚大叔怎么还不来?」四下顾盼,找不到铁脚踪迹,远远又听艳婷骂道:「看看你,今儿是立储大会,弄伤了不说,还穿了这身衣服来?你的官袍呢?」

伍崇卿淡然道:「拿去当了。」此言一出,众官妇无不低头忍笑,脚下走得更快了。艳婷则是气得脸色发白,大声道:「啾啾。」

话声一出,长廊彼端脚步快急,行来了一名老嬷嬷,道:「奴婢在。」阿秀不由「啊」地一声低呼,暗道:「又是她!」看这「啾啾」装扮虽老,容貌却一点不老,素妆素衣,手持拂尘,望来艳光照人,比那帮官妇们还漂亮些。艳婷道:「车上可有老爷的衣裳?」

那啾啾忙道:「有件斗篷,还有一件正统军的官袍。」艳婷道:「好,你把袍上的补子拆了,替他缝个獐鹿的上去。别让他这般出去见人。」啾啾忙道:「是,婢女这就去。」

眼看啾啾转身走了,一旁华妹又满面担忧地来了:「娘,别生气了,难得大家都来了……」这话提醒了艳婷,霎时嗓子又拉了开来:「对了!你俩见到你们娟姨没有?」伍崇卿耳朵不好,问了几声,也没应答,倒是华妹低声说了:「没……没有……我没见到……」

看这娟儿乃是九华新任掌门,可天色已黑,面圣在即,却还是不见人影。艳婷叹道:「唉……这一大家子,全没一个象话……」当下也不再多说,挽住了伍崇卿,迈步便行,华妹则是忧心忡忡,小心陪在身旁,好似个小小宫女,服侍太后出巡。

阿秀看得暗暗好笑,正想过去胡闹,忽然眼角一转,见了大批官妇在那儿指指点点,好似又有什么精彩的,忙奔了过去,却见长廊的凳子上坐了一名女子,看她双眼红肿,好似刚哭过,不是那琼芳,却又是谁?

阿秀咦了一声,看这芳姨平日我行我素,专能欺侮小孩,什么时候哭成了红鼻子?正想过去问问,杨绍奇却拉住了他,附耳道:「别捣乱,让你娘过去。」

顾倩兮早已看到人了,便迎上前来,道:「妹子。」琼芳抬头来看,见到了顾倩兮,却只别开脸去,连招呼也没了。顾倩兮低声道:「怎就你一个人在这儿?娟儿呢?」

琼芳仰起头来,欲言又止间,便又低下头去,泪水却从脸颊上滚落下来,此时杨太君早在廊凳上坐下了,阿秀一旁替奶奶捶背,见得芳姨当众落泪,心下却是一惊,官妇也是议论纷纷,正想围来说话,却听一名女子笑道:「哎哟,少阁主今儿换女装啦?」

众人回头一看,却是艳婷来了,阿秀心下暗叫不妙,知道这女人定会招惹琼芳,可这琼芳又岂是好惹的?当下便躲到奶奶脚边,免遭池鱼之殃。

琼芳向来身穿儒装,威严有势,岂料今日却似没了牙的老虎,只是哭。艳婷含笑凝眸,弯腰打量着她,微笑道:「少阁主啊,你过年时不在北京,真是急坏了皇上呢。一会儿赶紧过去问个安吧。」正要伸手过来,琼芳却撇头过去,沈声道:「别碰我。」

看这琼芳脾气真暴,第一句话便翻脸了。艳婷柳眉一轩,沈下脸来,众官妇心下暗惊,就怕她要发作了,哪知艳婷又换回了笑脸,温言道:「唉,少阁主有什么心事吗?来,跟姊姊说吧。」玉手伸来,牢牢握住琼芳的手掌,大有一付「你且奈我何」之意。

别人怕琼家的权势,艳婷可是一点也不怕,琼芳越不要别人碰她,她偏要碰。琼芳压根儿无心应酬,自也生气了,伸手急挥,便想挣脱掌握,哪料到艳婷握得极紧,内力更是细致阴柔,消解了她的力道,硬是不放。

琼芳内力不如艳婷、应酬功夫也不及人家,这便落入她的掌握中了。却听一人道:「妹子,你起来,我看你的裙脚好像真短了些。」顾倩兮还是来了,这话一说,便让琼芳脱身了,偏偏艳婷还是不放手,笑道:「怎么?这身裙装是姊姊裁的?」

顾倩兮颔首道:「是。琼姑娘昨晚在我那儿住了一宿,我便替她换了身衣装。」艳婷笑道:「真不容易,天底下多少人想让她换回女红妆,都没一个成事,就你面子大。」说着说,总算放开了手,好容易脱离了掌握,琼芳正要转身离开,一众官妇却又围了过来,笑道:「少阁主,恭喜你啊,要做新娘子了。真羡煞人了。」

正所谓哪壶不开提哪壶,看琼芳泪眼潸潸,连阿秀都发觉了,这帮女人却能有什么好心?果然这话又提醒了艳婷,笑道:「对啊,看我差点忘了,这苏颖超苏大侠呢?都要做新郎官了,怎还不来和大家热络热络啊?」

听得此言,琼芳眼眶不自禁的一红,叹了口气,便又转身避开,众官妇何等眼尖,立时眉来眼去,料知小两口有些不对,虽想过来问问,却又怕琼芳翻脸,那艳婷却没这个顾忌,便笑道:「唉,又吵架啦?看你们年轻人哪,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罢,一会儿姊姊替你说说苏少侠去,这都要做新郎官了,居然不懂得怜惜咱们少阁主……」

说着说,便又伸出手来,勾了勾琼芳的下巴,琼芳猛地提手挥掌,便要架开她的手,艳婷轻轻巧巧一让,反手一扣,便又再次制住了琼芳。微笑道:「怎么啦?我到底是怎么你啦?」

琼芳收起泪眼,慢慢沈下脸来,怕是要大发作了,可艳婷老娘又岂是好惹的?拳脚也好、官场也罢,都督夫人全都奉陪。

少阁主火并都督夫人,伍崇卿早已避得老远,自在那儿纳凉,阿秀与华妹对望一眼,各吞了口唾沫,也是怕被波及了,便又赏起了佛图,听那华妹颤声道:「阿秀,这……这画上是什么神啊?好像又是个新来的。」阿秀干笑几声,仰头来看,便胡诌道:「这你都不认识?这叫咬龙鸟神。」

场面不大对劲,杨太君却只坐在长凳上喘气,谁也不睬,可听得这「咬龙鸟神」污秽不正经,却是笑了出来,一时又咳又骂:「阿秀……老是不学好……天天说粗话。」阿秀忙道:「奶奶别骂我啊,真是『咬龙鸟神』,不信你自己瞧呗。」杨太君咳咳笑笑,便也仰起头来,瞧瞧什么是「咬龙鸟神」。

一望之下,陡听一声凄厉尖叫划过长廊,惊得众人一齐回转头来,齐声道:「怎么了?」

这声惊叫正是老夫人所发,她满面惊恐,手指头顶画像,尖叫道:「又是他!又是他!绍奇!绍奇!快带娘逃走!快!快!」众人听她叫得凄厉,俱都朝杨绍奇望去,待见杨二爷面色严肃,便也一齐仰望这图画。

图上依例彩绘一位神明,背负双翼,鸟头人身,脚下揪抓了几十尾小蛇龙,兀自举手仰颈,作势欲吞一尾大龙。一片宁静中,艳婷、顾倩兮、琼芳也都抬头来看这张佛图,一时都感惊讶,忙道:「这……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灵音饱读佛经,向知神佛之事,便解释道:「诸位施主,图上这位神明,便是迦楼罗金翅鸟。」众人泰半听过「金翅鸟」之名,一时议论纷纷。灵音双掌合十,又道:「观佛三昧经有言:『金翅鸟,名迦楼罗,业报应食诸龙。于阎浮提之中日取一龙王与五百小龙,周而复始八千载,须食龙族亿万……』」

还待要说,忽听杨太夫人喘息道:「不是……才不是……才不是迦楼罗、才不是迦楼罗……」杨绍奇听得母亲自言自语,深怕她再次失态,正要搀扶离去,却听她凄厉哭喊道:「绍奇!你还看不出来吗?它『钳』住什么了啊!」

众人大吃一惊,慌忙去望那幅金翅鸟,但见魔鸟低飞,千里宝翼全展,那魔爪牢牢擒扑,却已钳得脚下飞龙扭身挣扎。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